说古谈今话

 发布时间:19-09-24

“知音”一词,意深而义广,众名家说法不一,最能被世人所接受的说法,是“知音”一词源于俞伯牙与钟子期的故事。

在((列子•汤问)) 中记载:相传,俞伯牙善鼓琴,钟子期善听琴,俞伯牙想什么,钟子期都能从其琴声中领会到俞伯牙之所想,钟子期死后,俞伯牙摔坏跟随自己几十年的琴弦,再也没操琴,因为他认为,钟子期死后,世上再也没有他的知音了。

此故事感动了后人,直到今天,人们仍常用“知音”一词来形容相白金会知相惜的朋友之间的珍贵情谊。后来,有些人用知音称知己,指那些赏识自己的人。

有些学者说得更祥细,说知音是指两个人彼此相知,心灵相通,心心相印,想到一起,做到一起,志趣相投。而知已,除了包括知心的意思外,还含有彼此互相了解,而情谊深厚,心音相通的人

有些名家,他们对知音一词,又有不同的诠释,如刘勰在其((文心雕龙•知音))中说:“音实难知,知实难逢,逢其知音,千载其一乎!”

而明朝冯梦龙则认为:“恩德相结者,谓之知己;腹心相照者,谓之知心;声气相求者,谓之知音。”

现代电影((知音))中主题歌歌词云:” 叹的是,人生难得一知己,千古知音最难觅。”在这里,实际上是把知己与知音并列起来了。

无论是知己,还是知音,前提是他赏识你,说得更具体一点,就是他了解你,理解你,欣赏你,心甘情愿地为你捧场,实心实意地做你的好朋友。

这样的人当然很难遇到,否则的话,就不会有” 人生难得一知己,千古知音最难觅” 的感叹了。

我的知音在哪里?起初,我以为我的父母,妻子,儿女,兄弟姐妹,亲朋好友应该是我的知音,他们知道我的疼,我的爱,我的喜,我的忧,在很多事情上,都是与我保持一致的。但仔细分析后发现:他们虽说从感情上,对我所做的很多事情,或写出来的东西,表示支持,或给一个赞,但由于他们与我的学历,知识结构,思想观念,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,他们对我的真实思想,观念,理念,文章的深层意义未必懂,未必赞同,因而他们未必,至少不能全部算是我的知音。

在众多的同学,同事中,从学历,资质,能力等外部条件虽说很相近,但也未必都是你的知音,有些同学或同事,甚至因为在生活中,学习过程中,或工作中的利害关系或矛盾,对你采取敌对的态度,对你的一切都是持否定态度,你做得再好,他也说你差劲;你写得再好的文章,他也会从中挑出毛病来,更不要说对你赞许与支持了。

茫茫人海里,哪一位是我的知音?我曾经感叹:知音好难觅。而事实上,每一个有作为的人的背后,都有很多人,在你背后默默赏识你,支持你。能辩识并欣赏你的“高山流水”一般的佳作者,固然算是你的知音;可赞同你辞官回乡养猪或养鸡或种花,并在背后默默支持你的人,又何尝不是你的知音呢?只要我们怀着一颗感恩的心,就会发现,我们的身边,身后或欧博平台不知道的地方,都有很多很多的知音在你背后默默地支持着你。

就以我为例来说吧,我有一个叫刘贵杉的卫校校友,在平时,我们交往并不多,但他却默默为我做了很多很多,他一方面关注我写的每一篇文章,对写得好的文章给予点赞,对文章中错或漏字现象及时指出来,他不仅在自已朋友圈中转发我的文章,还将我写的关于歌颂家乡随州的相关文章,转发到随州市市政府与随县县政府宣传部门领导,并极力向他们推荐,让我加入到随县作家协会与随州市作家协会,今年八月份,我已正式加入随县作家协会,成为一名正式作家。对于不善交际,与市,县盛京棋牌有关领导无任何人脉联系的我来说,在初步文坛不久,就能加入作家协会,是无法想象的事情,而这一切,都是我的知己,我的知音,我的校友刘贵杉同学在后面默默帮忙才办到的事。

又如我的高中同学赵刚,对我写的每篇文章都认真看,并给予点评,还在他的朋友圈,战友圈,同事圈,一齐下乡的知青圈中转发我的文章,默默地在后面支持着我,也让我十分感动。

还有很多知道或不知真实姓名的网友,如随缘、向Qian、凡人、铃、似水流年、逍遥客、周萧、华美、语联、怨君无酒、Mark、晶莹剔透、一户之主、帝乡一民等等,他们时时关注我的文章,点赞我的文章,默默在后面支持着初步文坛的我。还有短文学网的编辑们,他们不仅给我提供了我展现自我的平台,还为我修改文章,指出未能发表的文章的主要毛病所在,便于我进一步修改,从而使初步文坛的我,写作水平得以不断提高,他们又何尝不是我的知音呢!

不求朋友成群,但求知音一人。有这么多的知音在后面九乐棋牌默默支白金会持我,我一定会更加用心,更加认真,更加努力的写作,以更好的作品面世,来报答他们的知遇之恩。